首页> 关于我们> 苗医苗药

千年苗医 万年苗药

提起苗族,你肯定会想到华美的苗族银饰、古老原始的宗教信仰以及古香古色的千户苗寨,但其中印象深刻的肯定还是博大精深的苗医苗药。

历史悠久 源远流长

苗族医药是从远古原始神话、苗族古歌等口碑形式中传承下来的。有神农“尝百草、识药效,除病痛,始创医学”;“蚩尤传神药、医治百病”;“祝融传熟食,传按摩强身健体术”;“欢究传丹砂、消疫除瘟”;“苗父药到病除,神传疾解”;“药王餐风露宿寻找药方,传承‘三千苗药,八百单方’”的苗医远古悠长的医药历史且自成体系,其内病外治的疗法更是闻名中外。

苗医历经千载发展,蔚为壮观,自成一脉,神秘独特,如奇葩一朵绽放于祖国医苑。苗疆多药,皆方名诡异,非医书所载,或吞或敷,奏效甚捷,有“百草皆药”之誉。苗人擅医,民初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曾亲题:“苗药华佗功,旁人不能通。”

苗药是指在苗族聚居的苗岭山脉、乌蒙山脉、武陵山脉、鄂西山地、大苗山脉及海南山地等地区种植、生长的中草药材,同时也指苗族医药文化。贵州是著名的苗药之乡。云贵高原独特的环境和气候条件,成就了其黔地无闲草,夜郎多灵药”的独特地位,使其素有天然药物宝库之称。

苗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及与疾病、伤害作斗争的实践中,积累了宝贵的医疗经验。他们对致病因素、疾病诊断、治疗及预防等方面都有独特深刻的认识,在疾病分类和命名上也具有浓厚的名族特色,临证处方用药方面同样有着许多的督导之处,积累了丰富的医疗经验,成为我国传统医药宝库的一部分。

苗医基本理论

苗医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自成体系。发展至今,苗家医药已经有三、四千年的历史。苗族医药常常与神秘、神奇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。苗族民间还有“千年苗医,万年苗药”之说。那苗医苗药到底具体是什么,又有哪些理论知识呢?下面小编就为您简单的介绍一下。

苗医对病因的认知、对疾病的命名和分类等皆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,并体现了一定的规范性:

苗族称苗医为“匠嘎”,苗药为“嘎雄”,分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四种。在苗族语言中,没有与汉族中词义完全相同的“病”字,只有相近的“么”和“母”。“么”的本意为劳累,“母”即“疼痛”,病的意思是引申出来的。如果一个人身体某部位或心理或精神抵御不住过量的负荷,必然会导致气血、经络的运动不正常,产生疼痛难受的现象。而治病就是要采取种种手段使气血、经络疏通,恢复正常,达到疼痛消除,各个器官发挥正常功能的目的。

基本理论特征:

(一)在人体物质结构上,认为气(苯)、血(象)、水(沃)是重要组成部分。人的生、老、病、死与气、血、水有密切关系。

(二)苗医认为毒、亏、伤、积、菌、虫是导致人体生病的六种因素,而这六种因素归根结底都要以毒害力的方式才能致病。产生发冷、口渴、腹痛、出汗、头昏、出血、昏睡、气魄不旺等病征。而因这六种致病因素,苗医素有“无毒不生病”之说。如常可遇到的风毒、冷毒、火毒、气毒、水毒、盐毒等。

(三)疾病的归类为三十六大症,一百零八小症,七十二症。也可归纳为纲、经、症、疾、翻、龟、小儿胎病、新生儿抽病、疔、癀、花、搭、丹、杂病等类。

(四)在诊断方法上,苗医采用望、听、问、脉四位一体的方法诊断疾病。用手触、摸、扣、打、刮、按、搬、量等传统方法,观察人体皮肤的颜色,精神的变化,体温、脉搏、呼吸、心跳、血压、语音反射功能等方面的异常,观察身体的汁水、尿液、血气、病原体等致病物以及指纹、舌象、目色、鼻窍、咽喉、耳道、肛门、尿口、淋巴、筋骨皮肉的形态结构变化等。

(五)疾病的“两纲”,即冷病、热病。在治疗原则上,分为冷病热治、热病冷治的原则。

(六)疾病的“五经”,即冷经、热经、半边经、快经(包括碰经)和慢经。

(七)苗医用药多是植物药、动物药及少量矿物药。在药物的分类上,分类热药、冷药两大类,或公药、母药之分。

(八)苗药药性分七味,即酸、甜、辣、麻、辛、涩、淡。

(九)药物归经,味甜、麻、香、辣的热性药,可归为冷经;味酸、苦、湿的冷性药,可归为热经。

(十)苗医用药配方有两个法则:配单不配双及三位一体。配单不配双,就是只用1,3,5,7,9之类成单的药物种数配方,而不用2,4,6,8之类成双的药物种数配方。三位一体,就是领头药(对病情起主要作用)、铺底药(对领头药有相资作用或对身体有补益作用)、监护药(缓解领头药、铺底药的劣性和毒副作用,督促共达病所)三类药物共组成方。这三类功用药与别的药物共配成方,形成三位一体,才能发挥药物的良好疗效。

(十一)苗药对采制有一定要求。植物药在有效成分富足时采集。如根类药宜在植株茂盛至翌年抽苗前采集,茎叶宜在生长旺期,花类宜在待放时,果实在初熟间,芽力求娇嫩鲜美,皮类以浆汁富足为好,鱼、虾、虫、兽要辨别真假,腐败者不能入药;矿物、金属宜剔净杂质。

(十二)药物制作包括一般加工、炮制、提炼、合成及剂型改革等。

(十三)苗医用药基本规律冷药治热病,热药治冷病,以色治色(以红治红,以白治白,以黄治黄,以黑治黑),以形定用(以节治节,以藤治通,以剌治积,以花开滞,以形解形),以毒攻毒,以克为治,以脏补脏的用药规律。

(十四)在治疗方法上,有内治法和外治法。苗医外治法尤为丰富,并体现了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治疗特点。外治法大体上分为七大类:贴敷类、针类、灸类、拔筒类、推擦类、熏洗类、放血割脂类。常用治疗法则包括十六大法:赶毒法,败毒法,攻毒法,止痛法,冷疗法,热疗法,提火法,退火法,止泻法,健胃法,帮交环法,补体法,表毒法,退气法,止塞法,解危法。